追寻与逃离——萧红小说创作研究

来源: www.7225367.com 作者:vicky 发?#38469;?#38388;:2017-08-07 论文字数:27563字
论文编号: sb2017072709334316798 论文语言:中文 论文类型:硕士毕业论文
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,笔者从底层人物的书写到国民性的批判,从性别到文化再到哲学的深入思索,萧红在不断地探寻个体自我意识的觉醒与生存状态之间的关系。
第一章 启蒙者:底层人物的书写


第一节 人物自我意识的?#31508;?br /> 在萧红的小说创作中,基本是以呼兰河乡村作为故事发生的场域。在充满乡土气息的文字里,潜藏在生死循环背后的是自我意识的?#31508;А?ldquo;在乡村,人和动物一起,忙着生,忙着死。”这是出自《生死场》中的一句点睛之笔。在萧红的笔下,这里的“忙着生,忙着死”有着两层含义:一方面,在极度贫困的闭塞乡村里,人们为了生存与繁衍而忙?#24213;牛?#23637;现出一副盲目地活?#33268;?#26408;地死的人生群像;另一方面,“生殖与死亡”在女性身上不断地上演,女性成为了生育的工具。在萧红的笔下,那些跟着墙边的小猪一起忙着生产的女性,?#20197;说?#20415;活了下来,不?#19994;?#20415;在血泊中死去。她们的生育是出于本能,是动物性的,而不是自我选择的结果。
在《生死场》的前十个小节中,以麦场、菜圃、?#19979;?#36208;进屠场、荒山、羊群、刑罚的日子、罪恶的五月节、?#36152;?#32321;忙着、传染病为标题,构筑了一幅乡村生老病死的轮回图景。在萧红笔下的乡村,?#37266;?#30555;比牛还大、说话像猪一样的麻面?#29275;?#26377;模仿着羊?#23567;⒑人?#20687;马一样的二里半;有长着绿色的牙齿、像患病的猫被斩轧的月英;有像被野兽压着、老虎捕住的小鸡一般的金枝。这些被物化的卑微人物,像受到命?#35828;那?#24341;,过着十年如一日的生活,上演着生与死的悲剧。因为“在乡村永久不晓得,永久体验不到灵魂,只有物质来充实她们。”他们有着动物般的神情,更有着动物般的生存方式,唯独失去了作为“人”的自我意识。
在另外一部长篇小说《呼兰河传》中,也生活着一群天黑就睡觉,天亮就工作的人们。“一年四季?#21495;?#33457;开、秋雨、冬雪,也不过是随着季节穿起棉衣来,脱下单衣地过着。生老病死?#25429;?#26159;一声不响默默地办理。”在这里历史似乎停滞不前,呈现出一?#32622;?#20010;?#30805;?#21442;与其中的循环链,祖祖辈辈,生生世世,恍如一日。这种以一次性的叙述表达同一事件的多次发生,曾被热奈特称为“迭代模式”叙事,好像生活从来就如此。对于人生没有理性的认识,只知人活着就是为了吃饭穿衣,人死了就完了。在这样的一?#27835;?#30693;无觉的环境下,即便是扰?#30805;?#26102;的“大泥坑”,也被当作理所当然的存在。在这个泥坑里,曾翻过车,淹死过动物,阻碍行?#35828;?#36890;过,虽有想过用各?#32844;?#27861;跨过它的热心人,但却没有一个人想过把泥坑子填起来,因为居民们享受着由泥坑带来的两大福利。因为它的存在,一方面使得本来单调无聊的生活多了娱乐消遣的话题和谈资;另一方面,瘟猪肉被说成淹猪肉,让更多的人能吃到便?#35828;?#32905;。这里有着近乎阿 Q 式的自我催眠和麻木,这种自然和物完全和谐的背后,潜藏着对真相的逃避和恐惧,但凡有人起来喊出“这根本就是瘟猪肉”,就会遭受恶骂和鄙夷。这不禁让人想起鲁迅在《<呐喊>自序》所曾提到的铁屋子,里面熟睡的人虽然不久就要闷死,但从昏睡到死灭,是感受不到死的悲哀的。若是有人大嚷起来,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人,使这不?#19994;?#20154;陷入无可救药的苦楚,?#30860;?#26159;对不起他们了。在这样一个闭塞的村子里,说出真相本身并不会带来梦的初醒,却会受到愚?#35828;?#25171;击和仇视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第二节 原始生命力的张扬
在萧红看来,鲁迅是以一个自觉的知识分子,从高处去悲悯他的人物。她曾说:“开始也悲悯?#19994;?#20154;物,他们都是自然的奴隶,一切主子的奴隶。但写来写去,?#19994;?#24863;觉变了。我觉得我不配悲悯他们,恐怕他们倒应该悲悯我咧”。为了追寻自由与爱,萧红逃离自己的家庭,开始了漫长的流亡生活,经历过生育、贫苦与饥饿、战争的硝烟?#33268;?#20351;得她对底层人物的命运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,她认为她所书写的人物?#20154;?#39640;。在这个看似静如死水的世界里,萧红以谦卑的?#27169;?#36171;予了忙着生忙着死的人民以同情。

在这样一个看似封闭、破败、落后的乡村里,在忙着生与死的表层结构下,底层人物有着出于本能的原始生命力。在萧红小说世界里,处处彰显着对生与死的对抗,而在对抗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萧红在?#25925;?#29983;命如?#36152;?#19968;样低微时,也?#25925;?#20102;生命的韧性。这样的书写主要?#20174;?#19996;北的地域文化。因为东北地处边塞,环境严酷,常年气候严寒,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,为了要生存下去,就必须具有极强的生命意志。萧红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,对这种恶劣的环境下的生存状态,更能够?#22411;?#36523;受。尤其在《生死场》与《呼兰河传》这两部小说中,萧红展现?#35828;?#23618;人物身上原始的生命力,体?#27835;?#29983;与死的挣扎、对苦难的嘲讽。
一、生与死的挣扎
自古以来,东北严酷的环?#21507;煬土?#31895;犷而雄悍的民族性格,使得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具有极强的求生意志。在《生死场》中,王婆因儿子被枪毙?#30805;?#26381;毒,在棺材里尚有一丝气息时,却被愚昧的村民认为是借尸还魂,她的丈夫赵三更是用扁担?#24615;?#22905;的腰间。王婆的死很快传遍全村,女人们借她的死哭着自己的命运。但最后,萧红笔锋一转,王婆没有死去,“她感到寒凉,感到口渴,她轻轻地说‘我要?#20154;?rsquo;”
这种戏剧化的反转,使得王婆的生与死形成了一种张力,展现了一种原始的对生的欲求,对死的抵抗。
这种极强的求生意志在后期的作品《呼兰河传》中也有所体现。婆婆将团圆媳妇放在大缸里,连同三四个人一起搅起?#20154;?#24448;她头上浇。看热闹的人们精神抖擞,“个个眼睛发亮,人人精神百倍。”看客们以?#37145;?#32773;的姿态自居,一次又一次地将团圆媳妇的头往水里按,而团圆媳妇大声地叫着,一次次地想要跳出缸外,但最终昏倒在缸底。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看客们的麻木,更看到受害者生命的硬度。正如陈思和所说,“生命的张力在于人与自身的消耗之间,一场无情的非常艰巨的斗争,我想这个斗争的张力是人类生命当中的第一要素。”在萧红的字里行间,我们可以看到底层人物与死亡抵抗时的原始生命力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第二章 返乡者:国民性批判与反思

第一节 家乡的逃离与回归
三十年代小说的三个主题:乡村的状况、知识分子以及抗日爱国主义中,乡村主题支配了大多数的作?#32602;?#30001;此产生了新的文学流派:“地区文学”,即作者力图摄取一个特定的农村地区,展现家乡的泥土气息和地方色彩。这时期有以长江下游的乡村为背景的茅盾的乡村三部曲,老舍的?#26412;?#25925;事,叶紫的湖南乡寨,沈从文的湘西世界等,他们怀着对乡村大地强?#19994;?#29233;,书写下一个又一个充满乡土气息的故事。“无论是讽刺的,田园牧歌式的,现实主义的,或鼓动性的,事实上都成为对那个极少注意改善人民生活的政权,表?#31350;?#35758;和不满的文学。”此时,东北作家群从东北流亡到上海,开始了一系列文学活动。以往,乡土作家多来自南方,对故乡保持着一种较为冷静的审美距离,多温情的叙述,但东北作家群则将激情毫无保留地投射到作品中,与人物同呼吸。在逄增玉看来,这样的差异主要是?#20174;?#19996;?#26412;?#26377;古老的日神文化精神,这种精神表?#27835;?ldquo;追求火爆热烈,在严酷的生存环境和压力面前绝不畏缩,而是以太阳般的激情积极忘?#19994;?#25237;入和博战。”萧红,正是东北作家群中的一员。萧红的一生都在逃亡,所以当回首故土时,萧红除了启蒙者的身份外,又兼具了返乡者与漂泊者两重身份,深切地体味到了生命的苍凉,对家有着无尽的眷念。
在《呼兰河传》的第一章,萧红描绘了呼兰河卑琐而实际的生活。第二章,叙说了精神上的诸多盛举,比如跳大神、唱秧歌、放河灯、野台子戏。在接下来的五个章节中,以第一人称“我”,回忆我与祖父在后花园的故事,并为有二伯、团圆媳妇、冯歪嘴子做传。?#31508;?#33831;红漂泊至香港,重病缠身,非常孤独和苦闷,该小说几乎倾注了她所有的心血。但是因创作的题材与抗战大环境距离甚远,因此人们颇有争议。即使是为其作序的茅盾,虽然赞赏“它是一篇叙事诗,一幅多彩的风土画,一串凄婉的歌谣”,也全篇冠以“寂寞论”的基调,提出作者思想的弱点在于看不见封建的剥削和日本帝国主义的?#33268;?#36825;两重枷锁。其实这样的论断是有悖于小说原意的,在《呼兰河传》中,萧红以回归精神故乡的方式,展现整个呼兰河城民俗社会的众多生活面相,对病态社会中人们进行了深刻的批判,对国民灵魂进行了深度的追溯和反思。在郜元宝看来,萧红的创作不仅隐含着对“家”的渴望,而且隐含着因故土沦陷而处于颠沛流离状态的极?#32570;?#30171;以及盼望回归?#27425;?#23478;可归的无奈和隐痛。[2]当年,萧红义无反?#35828;?#31163;开了旧家庭,像子君一样,作了一个逃离旧家庭的娜拉,但她对生养自己的故乡,那曾经充满欢乐的故土,而现在已经被日本?#32456;跡艺?#22312;遭受蹂躏的土地,一直满怀深情的凝望,她所采取的是一个既是旁观者又是局内?#35828;?#21465;事视角。从第一章那些被认为不识时务的孩子的第一声呐喊“那是瘟猪肉而不是淹猪肉”开始,到说出“团圆媳?#20037;?#26377;病,还是好好的”为止,萧红以孩子的眼光去?#21019;?#22478;中的人与事,可以说这个孩子既是局内人又是局外?#35828;?#35282;色,既参与其中,又能因“童言无忌”而说出事实的真相。在这个意义上,童年的视?#22681;?#36807;去与现在连接在一起,获得了时空上的连续性,既道出了萧红所要揭出的真相,也让萧红以一个在场者的身份,回到了故乡。于是,我?#28508;?#21487;以看到萧红在逃离过程中的?#28783;?#22238;首,以为呼兰河城做传的方式实现?#30805;約业?#22238;归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第二节 传统文化的蒙蔽
萧红作为一个曾经受过封建礼教束缚,而后又逃离出走的女性,能够深切地感受到传统文化对个?#35828;?#26463;缚和戕害,她深知仅仅批判国民性是不够的,更重要的是挖掘形成国民劣根性的深层原因。从《生死场?#20961;?#28872;、阴郁到《呼兰河传?#33539;?#25925;乡的温情与诗意的回顾,小说对故乡农民生存状态的呈现也从物化、自然化的描写转向了更深层次的文化探寻。在萧红的小说文本中,一方面,运用疾病的隐喻揭开了个体所受到的精神创伤,挖掘出苦难背后的文化机制:封建传统文化在潜移默化中对个体的规训及对异者的?#32676;Γ?#21478;一方面,通过描绘?#37145;?#32773;的施?#20154;?#37247;成的一桩桩惨剧,尤以团圆媳妇为例,揭示个体在“看与被看”中陷入了“施害与施救”的怪圈的同时,对国民性进行了批?#23567;?br /> 一、对疾病的书写与隐喻
“由于五四文学的启蒙传统和?#35828;乐?#20041;精神走向,许多现代文学作?#22839;?#36215;笔描绘千疮百孔的社会和病态的人生时,实际是在反思中国社会历史的悲剧本质,文本中?#22836;追?#22797;的意象象征系统?#25429;?#26381;务于这一总主题。”[1]出现在文学作品中的疾病,不仅仅是医学上的,而可能有更深层的社会、文化等方面的阐释意义。纵观萧红的小说,因为重大的精神创?#30805;?#24102;来意识上的觉醒,由此因疾病而死亡、发疯的例子不在少数,而疾病背后的隐喻,是指涉了封建传统文化对?#35828;?#36523;心的桎梏,由此带来了不可愈合的创伤。
从表层意义上,在萧红的笔下的村民,似乎对生老病死有着异乎寻常的冷静和克制,但在深层意义上剖析,就能发现隐藏在克制背后的是极大的精神创伤,而创?#35828;?#34920;现方式为疾病。疾病包括了身体上和心理上两个方面的?#20174;Α?br />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第三章 漂泊者:对个人人生的探寻.....................30
第一节 对人生意义的追问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30
一、写作:个体生命的追问方式..................31
二、万花筒:不可抗的宿命象征.....................33

第三章 漂泊者:对个人人生的探寻

第一节 对人生意义的追问
萧红在创作之初,就已经历了母亲和祖父的死,?#31561;说?#31163;去,孩子的夭折,被囚禁,受饥饿贫困所?#29275;?#22240;此在她能?#27426;?#27665;众的苦?#36805;型?#36523;受,可以说,她的一生,是在苦难中挣扎的一生。在她所创作的小说中,36 部短篇,3 部中长篇,写下了人生受难的百态图景。从第一篇《王阿嫂的死》到最后一篇临终口述《红玻璃的故事?#32602;?#36143;穿始终的是对人生意义的追问。从阶级上,有?#21028;?#22320;主的残忍无道,贫民的无力反抗;从性别上,有生育中死去的王阿嫂,出走无路的金枝,在?#34987;?#20013;死去的月英,以死抗婚的翠姨;从战?#31508;?#38590;的角度而言,有被火烧死的孤苦无依的哑老人,在?#21364;?#20799;子归来而发疯的耿大先生和张老太,陷入可笑的逃?#21387;?#22280;的?#25991;?#29983;,被日本宪兵打死的小豆;从国民性批判的角度而言,有因为手而受尽歧视被认为是怪物的王亚明,集体无意识施虐下的团圆媳妇,披着智识的外衣实则奉行逃跑主义的马伯乐。萧红笔下的人物是立体的,有善有恶,有美有丑。从小说的话题上而言,如季红真所说,“我们?#27605;?#25991;?#31243;?#35770;的所?#35874;?#39064;,萧红的著作中几乎都?#23567;?#27604;如,民族国家、文化批?#23567;?#20065;村溃败、底层写作、性别政治、身体叙事、终极关?#24120;?#29978;至是后殖民的问题都?#23567;?rdquo;在这众多的话题中,所关照的主体是“人”,探讨的是个体在生与死之间这段漫长的人生路途中所遭受到的苦难,思考的是人应该以怎样的态度去面对,是做敢于直面人生的冯磨倌子和王大妈还是唯唯诺诺的马伯乐?亦或是像大多数的人一样麻木地忙着生忙着死?
?#32456;?#21191;认为萧红人生中的种种创伤体验导致了其退行的行为,在处理社会事务和爱情,显得稚嫩、天真、盲目、草率乃至弱?#29301;?#32780;“退行”行为的积极性防御力?#32771;?#27963;了萧红的艺术天赋,由此成?#22303;?#33831;红文学世界的独创性。这样的表述方式,显然是有失偏颇的。“退行”是弗洛?#24651;?#25552;出的心理防御机制,是指人们在受到挫折或面临?#23396;恰?#24212;激等状态时,表现出与年龄、身份不相符的?#23383;?#34892;为,以满足自己的某些欲望,是一种不成熟的心理防御机制。萧红的创伤性体验如同厨川?#29366;?#25152;说,是因为生命的自由飞跃受到了压抑而生发苦闷,即精神的伤害。只?#22411;?#36807;艺术的创造,个体才能够从内外的压抑中解放出来,获得绝对的自由。萧红正是将自己的苦闷付诸于文学创作,对创作有着近乎宗教式的信仰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结语
在叔本华看来,痛苦和?#27605;?#26159;人生的本质,每一个个体都为了自己的生存而进行无休止的追求,从根本上一切追逐都是起因于缺乏和对自身状况的不满足。萧红的一生,可以说是在不断的追寻与逃离中度过的,她兼具“启蒙者、返乡者、漂泊者”三种身份,始终保持着主动选择的姿态去面对人生的困?#22330;?#22905;所追求的是自由与爱,所逃离的是种种?#32771;?#20110;个体的束缚。萧红在创作中,始终秉持的是“启蒙者”的身份,同?#31508;?ldquo;返乡者”、“漂泊者”身份的影响,使得她的启蒙立场有别于同时代的启蒙作家,她完成了作为一位知识分子的责任和使命。
萧红作为一名启蒙者,通过对底层人物由无意识的麻木生存到有意识地反抗的描写,表达?#30805;?#24213;层人物深切的同情和悲悯。作为一名返乡者,她在回首乡土时,完成?#30805;?#22269;民性的批判与反思。萧红不是单纯地批判国民性本身,而是重点反思了造成这种国民性的原因。她运用疾病的隐喻挖掘出苦难背后的文化机制:封建传统文化对个体的规训及对异者的?#32676;Γ?#20010;体陷入了“看与被看”、“施害与施救”的怪圈。此外,萧红借马伯乐逃难路径的书写,完成?#30805;?#30693;识分子所扮演的启蒙角色的反思,以及对男性为?#34892;?#30340;社会文化结构的质疑。作为一名漂泊的女性作家,她将自己所有的人生体验和经历融入到了创作中,完成?#30805;?#33258;我人生的追寻。从《生死场》的生育之死到《小城三月》、《红玻璃的故事》的疾病之死,隐含萧红对生存状态的思考。早期的生育之死,?#34915;?#20102;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压制,女性成为了繁衍后代的工具;到中后期,翠姨的死,是由新知识与旧文化的冲突引起的内心的?#27627;言?#25104;的,隐含的是对整个文化结构的批判;再到王大妈的死,物质生活的重担没?#37266;?#20498;她,压倒她的是对生命本质的认识而带来的对生命的绝望。
从底层人物的书写到国民性的批判,从性别到文化再到哲学的深入思索,萧红在不断地探寻个体自我意识的觉醒与生存状态之间的关系。无论是萧红的小说创作还是她的个人生命历程,都指出了个体价值的实现,除了需要自我意识的觉醒,更重要的是整个社会的变革,如削弱社会话语、传统文化对个体的束缚和压制。另外,她强调个体的觉醒虽然不能完全走出困境,但依然要有向上的精神,去追求人生的高峰,去寻求人生的真理。
参考文献(略)

原文地?#32602;?a href="http://www.7225367.com/wenxuelw/16798.html">http://www.7225367.com/wenxuelw/16798.html,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,谢谢。

您可能在寻找文学论文方面的范文,您可以移步到文学论文频道(http://www.7225367.com/wenxuelw/)查找


三国杀online网页版
118开奖现场开吗 腾讯分分彩后二跨度走势 海南体彩app是正规的不 排列五奖现场直播 老11选5计划 婚恋交友诈骗时时彩 扎金花可以强行开牌吗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 新时时彩包括哪些彩种 1000炮金蟾捕鱼游戏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