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市化进程中失地农民的传播网络与日常抗争研究

来源: www.7225367.com 作者:vicky 发?#38469;?#38388;:2017-08-29 论文字数:56544字
论文编号: sb2017081816594116893 论文语言:中文 论文类型:硕士毕业论文
本文是新闻媒体论文,本论文从日常抗争和媒介使用的视角出发,研究城市化进程中失地农民在“征地拆迁”中所体现的行为及其传播网络。
第一章 Z 村失地农民的媒介使用及维权情况

第一节 变量测量
一 人口统计学变量
在本次调查中,涉及的人口统计学变量有 6 项,分别为性别、年龄、文化程度、个人月收入、家庭月收入、收入来源。
其中,“文化程度”设置了 6 个选项:未上过学、小学、初中、高中/中专、大专、?#31350;?#21450;以上;“个人月收入”设置了 6 个选项:1000 元以下、1001-2000元、2001-3000 元、3001-4000 元、4001-5000 元、5001 元以上;“家庭月收入”设置了 6 个选项:3000 元以下、3001-6000 元、6001-9000 元、9001-12000 元、12001-15000 元、15001 元以上;“收入来源”设置了 6 个选项:租种土地、外出打工、做小生意、房屋出租、无稳定收入、其他。
二 媒介使用变量
在本次调查中,所涉及的媒介使用变量,主要参照的是郑素侠教授的《农民工媒介素养现状调查与?#27835;?mdash;—基于河南省郑州市的调查》中的“农民工媒介使用”变量以及佘世红教授的《广州市谷围新村失地农民媒介使用调查》中的研究变量分类,并结合前期实地调研的结果综合而成,主要包括以下 6 个方面:媒介使用动机、媒介接触类型、媒介接触频度和时间、媒介接触的内容偏好、新闻关注度、媒介的可信度。
其中,“媒介接触类型”设置了 6 个选项:电视,报纸,广播,电脑(平板电脑),手机(智能手机),同朋?#36873;?#20146;戚或邻居的交流。在其他媒介使用变量的测量中,所涉及的媒介类型是“狭义的媒介”,即电视、报纸、广播、电脑(平板电脑)、手机(智能手机)这 5 项。
在“媒介接触频度”方面,使用的是里克特五级量表。由于在实?#26159;?#20917;中,很难将受访者的媒介接触频度进行详细记录,因此将媒介接触频度设置为五个等级,分别是:“从不使用”、“1 到 2 天”、“3 到 4 天”、“5 到 6 天”、“每天使用”,相应的?#25345;?#24773;况如表 1-1 所示: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第二节 Z 村失地农民的人口统计学特征
在本次调查中,涉及的人口统计学变量有 6 项,分别为性别、年龄、文化程度、个人月收入、家庭月收入、收入来源。
如表 1-11 所示,就受访者的“性别”来看,Z 村村民受访者中,?#34892;?#21463;访者的人数要多于女性受访者。

由表 1-12 可知,就受访者的年龄分布来看,本次问卷调查中,受访者的平均年龄为 42.24 岁,最小的受访者是 20 岁,1 人,占总样本的 0.3%,年龄最大的受访者为 68 岁,1 人,占总样本的 0.3%。年龄层次分布方面,年龄在 20-29岁范围的受访者共有 42 人,占总样本的 14%;年龄在 30-39 岁范围的受访者共有 89 人,占总样本的 29.7%;年龄在 40-49 岁范围的受访者共有 75 人,占总样本的 25%;年龄在 50-59 岁范围的受访者共有 81 人,占总样本的 27%;年龄在60-69 岁范围的受访者共有 13 人,占总样本的 4.3%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第二章 征地拆迁背景下的 Z 村传播网络

第一节 Z 村人际传播网络?#27835;?br /> 抗拆的出现,使得当地村民们变得十分地敏感和警惕。笔者最先选择“进入”Z 村的路径,是相对自由的渠道——Z 村的百度贴吧。通过 Z 村的百度贴吧,笔者在进入 Z 村进行实地研究前,站在“外围”对 Z 村进行一个大致的了解。
有关 Z 村的百度贴吧(之后简称“Z 吧”),与其说是 Z 村村民的贴吧,不如说是 Z 村的“房东与租客们的”贴吧。根据笔者在 2015 年 11 月~2016 年 1月份对 Z 吧的帖子的?#27835;?#19982;统计,在这三个月中,Z 吧共发帖 1222 条,总体情况如表 2-1 所示:

由表 2-1 可知,贴吧的主要内容主要是围绕“房东与租客”这一群体展开的。手中握有房源的房东,通过贴吧这一?#25945;ǎ?#21457;布房屋信息,寻求租客的到来?#27426;?#31199;客则是通过这一?#25945;ǎ?#21516;其他住在这里的租客以及房东们进行日常信息的发布与分享。贴吧发布的内容中,有关 Z 村拆迁的帖子占总发帖量的 12.8%,?#24471;?Z 村的拆迁,虽然还没正式开始,可是却已经在贴吧里面逐渐产生了影响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第二节 Z 村组织传播、群体传播网络?#27835;?br /> 一 Z 村自治组织传播的?#29421;?br /> 村民自治制度的出现,是始于 20 世纪 70 年代末至 80 年代初。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,中国农村逐步推广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原有的人民公社体制因此解体,代之“以乡镇政府的模式对农村进行管理”。“在逐渐取消了生产大队后,为弥补从村基层组织功能与作用的缺失,村民自治制度出现了①”。学者于建嵘将其称为“乡政村治体制”,这种体制“本质上是以市场经济为基础、以整合农村利益结构和权威结构为目标,按民主理念所设计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乡村治理模式”②。
村民自治制度的具体表现,就是村委会的建立。“村委会的全称是村民委员会,作为中国大陆地区乡(镇)所辖的行政村的村民选举产生的群众性自治组织,村民委员会是村民自我管理、自我教育、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。”③作为农村社会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,组织传播就是要通过信息传递将组织的各部分联结成一个有机整体,以保?#29486;?#32455;目标的实现和组织的生存与发展。④随着拆迁工作在 Z 村的开展,有关 Z 村公共事务的传播出现了停滞和?#29421;选?br /> 个案 2(Z 村,男,38 岁)在问到村民们如何将自己对拆迁相关政策的意见进行表达时,他说:“每个?#30805;?#26377;意见,都想上村里?#20174;常?#21487;硬是见不着他们(村干部),他们也是整天消失不现身,都在躲着村民。上次,村里有人向村委、办事处领导提出问题,要求出示拆迁?#20013;?#35841;想到,没过几天,那人就被警察以‘涉嫌扰?#19994;?#20301;秩序’的罪名带走,村民们不愿意,要求放人,?#34892;?#20154;去了村长家,要求村长出面把人带回来,村长一直不现身。最后?#35895;?#26377;人报警说村民们‘绑架’村长。你说说,咱还能向村里正常?#20174;?#24847;见么?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第三章 Z 村失地农民的日常抗争与媒介使用......................57
第一节 Z 村失地农民日常抗争的原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57
一 核心利益诉求无法得到保障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57
二 村民自治的制度失位........................58
第四章 传媒与失地农民的话语表达.....................82
第一节 媒介权益代言人的缺失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82
第二节 失地农民制度内的利益表达渠道的缺失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86
一 民意代表机构的?#27605;?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86

第四章 传媒与失地农民的话语表达

第一节 媒介权益代言人的缺失
作为城市化征地拆迁中的弱势群体,城市化的进程对于失地农民而言,往往是漫漫维权之路。在对 Z 村村民进行“维权意愿”的李克特量表调查时,具体情况如表 4-1 所示:

由表 4-1 所?#20174;?#30340;数据可知,Z 村村民在针对“自己权益受到损害,会勇于进行维权”一题表达自己的意愿时,往往都会积极进行维权(均值 4.35)?#27426;?#22312;对“其他人权益受到损害,会鼓励帮助他们维权”的看法进行表态时,则是出于较为中立的态度(均值 3.11)?#27426;?#22312;对“发现身边非常看不惯的事情会向媒体?#20174;?#25110;者自?#21644;?#36807;网络?#25945;?#36827;行曝光”的看法进行表态时,还是会较为主动的(均值 3.63)。从总体而言,Z 村失地农民的维权意识还是比较强烈的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总结
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,越来越多的失地农民受到了城市化浪潮的影响。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 2015 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,数据显示,从城乡结构看,城镇常住人口77116万人,比上年末增加2200 万人,乡村常住人口60346万人,减少 1520 万人,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为 56.1%。根据《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(2014-2020 年)》中显示,我国计划在 2020 年之前实现“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 60%左右,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 45%左右,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差距缩小 2 个百分点左右,努力实现一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。
但是在这快速的城镇化进程中,由于缺乏完善合理的利益保护机制与意见表达渠道,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往往无法得?#25509;行?#22320;保护,大多数失地农民因此成为了“城市贫民”。为了保护自己的合法利益,失地农民不得不走上“日常抗争”的道路。以笔者研究的 Z 村为例,Z 村失地农民的抗争并非是一种颠覆政权的“革命”,而是一种在国家意识形态内、对国家的城市化政策具有高度认同感的自我权益保护的行为。
?#27426;?#22833;地农民群体与相关拆迁政策执行部门之间的沟通渠道的缺失,使得双方之间的信息传播出现了障碍与隔阂。社会信息系统与意见沟通渠道出现?#29421;选?#22833;地农民的话语权无法得到保障,势必会刺激失地农民群体走上非理性、暴力的抗争道路上,这不仅不利于社会的稳定与发展,更是损害了失地农民的根本利益、加重了政府治理社会的成本与难度。
参考文献(略)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7225367.com/news/)查找


上一篇:变动新闻业中的“非虚构写作”
下一篇:大河网财经微信公众号问题与对策研究
三国杀online网页版
云南时时纪录 网上电玩城注册送100元 大圣捕鱼游戏大厅 山西省11选5一定女牛 排列3软件 诺基亚手机游戏下载 太湖字谜3d字谜太湖钓叟 龙王捕鱼游戏 重庆时时破解的方法 七星彩最准确十专家